(假)正经文学候补选手

【请看这里!!!】
在下阿泽。☆
是谦友 我爱薛老师 歌迷没错辽👌
镇魂女孩 白居路人粉偏龙哥
吃澜巍和宇龙
只混果宝圈,是个写手(偶尔画画)
杂食,偏爱吹雪和特攻组
bgbl都写,吃香雪,雷雪攻

开始学习,所以低!产!连载=有生之年,短篇多,主官配,产刀子

虽然更文速度慢但各种文我都有安排 一定会写出来的 因为都是我很喜欢的故事

是颜控 受控


cp可拆不可逆。
(美人攻是我过不去的坎儿)

一点态度。

“将军坟前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


这句话总会出现在娱乐新闻的热评里。


于是热评本人或者子评开始谴责明星。



“国与国之间的事情比不上娱乐圈的一点小打小闹”



我一直都有疑惑。他们该批判的难道不是将娱乐至上风气蔓延开来的网友吗。



艺人难道想那些事情被无限放大?可太无辜了吧。被拉出来吃瓜吃个一轮又被骂戏子。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艺人为什么要被普通人看不起?迷之优越。



反正吧。有错需得是艺人的,这样才显得自己特别清高。


真的有点累了。



其实他本不该告诉大家“我能承受的也只能到这儿了”,这种示弱让谦友难过,路人也许会有点感触或愧疚,可对于想搞死他的人来说这不就是胜利的前奏么。



从11月28号开始几乎没有间断地,好不容易安静一些的谦友圈子又开始乌烟瘴气,薛老师上了好几次热搜——买的。



除了他澄清吸毒那一次之外。



咪咕出事后的一系列操作,买热搜,买营销号,买水军,都太常见了,而咪咕对薛家不同别家艺人的态度也很明显昭示着它被收买。



被吞的一千万票,保安唯独抢夺谦友灯牌辱骂嘲讽谦友。



想起来都止不住地心累,替薛之谦难过,他究竟做了什么...“我的膝盖骨很硬”,“我爸给我取这名字是希望我谦虚低调做人然而我完全相反”他为人谦卑,却终究是性子烈,不肯低头,这就是他要这样被伤害的原因吗?



这连篇嘲笑辱骂,连我都看累了...他呢?



能让他说出“受不了了”,他的心该是被什么击沉了呢?



他究竟有多难过?



以我的笔力写不出他承受的万分之一。他挣扎着穿过沙漠,曙光是天边隆隆雷声...然后一头扎进名为背过手的绿洲里。



他该是怎么度过的。



这无光地狱。


【你×薛之谦】请你别难过。

亲吻小薛。



别是劝勉。



 





  你握住他的手,捏在掌心里摩挲,他的手指也没有以前那么瘦骨嶙峋,手背的青筋显眼,衬得白瓷般的手更如易碎品。现在白白嫩嫩的,好像青菜汤里温热的白豆腐。


  这只手被整个身子带得颤抖,薛之谦坐在你怀里,下巴搁在你肩窝上,虽然近日养圆润了一些,但还是硌得人疼,肩膀那儿酸酸疼疼的,你却不敢动弹,任由他靠着。他的脸就在你耳边,不稳的呼吸声你随意便能听到,干干的吐息打在你颈上。慢慢地,肩上衣服竟多了湿热暖意,你手掌下轻抚的背脊抖得越发厉害。


  “靠。”他忍不住骂了一声,你赶忙揉揉他后颈,跟安抚猫儿一样:“没关系,谦谦。”


  他便消了声,只是趴着不出声地流眼泪。随着他没忍住的一声呜咽,你难过得仿佛灵魂都被打碎,从碎片的缝隙里冒出大火一般的暴怒来。然而你知晓,他更难受。


  薛之谦哭得越发厉害,吸一口气都要被身体的抽动断成好几节,声音更是不成样子,他紧抓着你的手臂——好像那是被拔光羽毛的鸟能依靠的最后一根树枝,骆驼脚下的唯一一粒沙子,发出微弱的呻吟:“为什么…”


  本以为已懂。


  失望到最后,除了苍白无力的质问已经是什么也慨叹不出来了。


  “我好、难过……为什么?…我…”


  他话都说不出,你不晓得该怎么办,只能捧着他的脸细细亲吻。通红的眼眶和鼻头烫得吓人,被泪水洗过的脸颊在这寒冬却显冰冷,抚摸上去,指尖都冻得痛了。你贴住两片唇瓣轻柔吮吸,他被亲得迷迷糊糊,因哭泣而缺氧的大脑越发混沌了,不由自主张开嘴迎接你的安慰,为自己在波涛汹涌的汪洋中心寻找浮木。


  无边血海之下是无数双腐烂的鬼手,要将他拖入深海窒息。他的身上缠满了什么?——那黏糊的、恶臭的,女鬼的海草,在扼上他的脖子…


  “我…好像受不了了。”


  看看吧,那冷雨。


  敏感,细腻而脆弱。你吻他饱含了泪水的眼睛。那里面如同千年冰层澄澈透明,有着幽蓝的纯净的光。深远的天空,蔚蓝的大海,当中绷着一根天真单纯的线,中间拉扯得极脆极细…是搁浅的鲸在呻吟。


  你要作渡水的人,引他回那方自由天地。


  


  


  柔似微风的亲吻印在薛之谦紧闭双眼间的眉心。


  他理应活在天堂。


  


  


-


  当背过手不足以抵抗丑恶,是时候拿起枪了。


为什么一个歌手要长得这么好看 我在尖叫 狼奔头 西装 哭泣了

【雪如】初秋·跑道·笑话与你

短。写得快了有点上头。



-

  如花很兴奋,她终于争取到了为菠萝吹雪做“保姆”的机会。

  运动会开始前她拿到了运动员的矿泉水和面包,她是第一个跑去体育委员那里的保姆,挑了菠萝吹雪最喜欢的馅儿。

  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呆在他身边,一天跟下来,如花跟着他到处乱跑,一点也不累。菠萝吹雪从来都是好动的,也只有在赛前才会安分下来坐在自己班的场地等待检录,只是他今天有那么些僵硬。

  跟朋友谈笑也不能那么风生水起,伶俐的口才今天卡壳了,搞得他时不时尴尬。如花不是没有感受到他向她投过来的、欲言又止的眼神,她甚至知道在体育委员将他们两个的名字联系在一起时,劈开全班的哄笑的,他冷冰冰扫在自己脸上的复杂的目光。

  生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关系,她能承受,她很开心,只有她能将他照顾得最好。他不用勉强和她讲话,只要她能看着他就行。

  从前交谈时总是以尴尬收尾。哎呀,想想好像也是以尴尬开头的,那那那就是,从头尬到尾,行。

  今天的如花还是没能和菠萝吹雪说上几句话呢。

  她揣了矿泉水瓶一天,菠萝吹雪没有喝过,他喝自己保温杯里的水。面包被他嬉皮笑脸地要去了,如花快乐又甜蜜地想:这几句话她能记一辈子。

  终于到了下午最后一场,是男子1000米。

  菠萝吹雪身上绑着号码牌站在起点,久经沙场的他一脸云淡风轻,贴身的运动轻装让如花贪婪地看了一遍又一遍,寻思着找负责拍照的同学要几张他的照片回来。反倒是她的手心出了汗,黏黏腻腻沾了一塑料瓶子。人生的巅峰时刻即将到来,她怎么能不紧张!

  菠萝吹雪以快闻名,这不第一圈就甩了别人一大截,如花在跑道旁蹦跳着尖叫:“菠萝吹雪加油——!!!”

  然后她又跑到终点,终点旁的人聚集得越来越多,她被挤得踉跄,但眼里只有那位向终点飞快冲刺的白月光——

  当菠萝吹雪冲过终点的一刹那,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如花刚想冲向前扶住他给他已经拧开了的矿泉水,就撞上了身前一闪而过的两个身影。她好不容易站稳了脚跟,却像是被生生定在原地般,走不动路了。

  橙留香架着他的身体往绿茵场中走,他脚步虚浮,整个人软倒在橙留香身上,梨花诗拿着一瓶水往他嘴里小心翼翼地喂。菠萝吹雪笑起来,拨拉开她的手不知说了什么,如花只看见他沉默的眼睛盎然了春光,柔和得要了命。

  班上的人叽叽喳喳围了一大堆过去,都跟在菠萝吹雪身后往自己班的场地走去。徒留如花一个人站在原地,随着剩下选手的陆续到达,她被更多的人淹没在其中,然而身体挪不得半分。

  手指无力地拎着矿泉水瓶的盖子晃荡瓶身,人潮渐渐退去,她独自伫留显得刺眼异常。钝痛从脚心蔓起直达心脏和指尖,酸锐的刺痛,如花这才明白了什么——

  今年的运动会会是菠萝吹雪很不愉快的回忆,而她单方面的狂欢,到头来只是一场惹人嘲讽指点的笑话。

  如花抬脚向场地奔去。

  快到晚饭时间了,菠萝吹雪想吃什么?她可以帮他买好,放在指定的位置上,等他歇息好了再来食堂吃。

  他喜欢的是鱼香肉丝。

END.

情书。

我疯了。我疯狂地想念那天午饭后的大白兔奶糖,疯狂想念离别前你我安静的独处,疯狂想念你看我的笑眼,疯狂想念你站在走廊上的场景——背后的绿意是多么盛大啊,环绕天使的光,一层一层厚厚地宛如我热烈的爱意向你扑过来,初冬深秋围巾的冷冽凉意。我的天啊,我是多么爱你。你看我离开了你,春夏秋冬便全是你,我可不可以再见到你?酷热盛夏表盘里映出的你的温柔笑意?


狂欢。

今天过年。



14个月的冤屈终于💪



我爱薛老师啊。我爱薛之谦。


“蒋钰,你知道的,我从来都不喜欢被欺骗。”

将空掉的关东煮纸杯抛入垃圾桶,蒋钰抬眼看了一下天,目光转移到身旁眉头紧蹙的女孩身上。他倒是走得不紧不慢,颇有些闲庭信步的样子。

“没办法的。”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你太天真了。我——”

“我知道我知道!”史芊逸急走几步横在他跟前,一腔怨愤无从发泄,只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量不让自己的眼神看起来太过吓人,尽管她知道这位队长并不惧怕力量以外的恐吓。

“我只是,很不喜欢,尤其不喜欢你这样,你知道吧——”

蒋钰眼神飘了飘。

他叹了口气:“好吧……以后不会再骗你们了。”

“等找到沐泽再跟你解释好吗?刚刚那份关东煮已经是任性啦。不然我们都要完蛋。快点走吧。——现在可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

通知一下现在慢更真的很慢开始瓶颈了可能废话会多但也只是可能偶尔画点画放点句子好了我说完了

天啊他真的好可爱。

我居然还能每周周末跟他聊上一回 太幸福了吧。

我充满电了。我会好好努力的💪

香雪那车等前面故事补完再一起重新放出来

每次看着别人登台唱歌的时候我总会感到自己一无所有。说是妄自菲薄,我却也没有妄自菲薄的底气,毕竟我..唱歌真的不太好听。反正就自卑吧。上天给我的只足够让我做个默默无闻的角色。



还是想在明年尝试一下。



-

之前开的香雪车锁了 怂